栏目导航

礼仪修养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家训

历史家训

历史家训之“谦恭篇”----周公的《诫伯禽书》

             

         历史家训之“谦恭篇”----周公的《诫伯禽书》

                                                           作者:詹乃德

“周公是西周时期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曾经参与建立周王朝,并且制礼作乐,注释《易经》,为中华文明的传承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他的儿子伯禽作为鲁国第一任国君,在他教育之下,也成为一名伟大的政治家。”

               

                  周公为中华文明做出杰出贡献

                         1
                        周公的家教

周公姬旦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周武王建立了西周之后,很年轻就去世了,留下年幼的儿子周成王。这时候只能让周公旦来辅政,而朝廷当中大小事情都取决于周公旦。


地方上的诸侯,还有一些商朝的遗民趁着周成王年幼,就发动了叛乱,在此危难的局势之下,周公旦果断出兵,带兵镇压了叛乱,最终稳定了政局,从而避免了新建立的周王朝的覆灭。


随后,周公旦将周朝政局处理的井然有序,天下安定和谐,但他并不贪恋权位。等到周成王长大之后,又还政于成王,被后世所传颂。


从周公旦的故事中,可以看到周公旦是个非常贤德,又很有政治、军事才能的人。周公旦非常出色地完成了自己兄长周武王的遗愿,并且又能够主动交出权力,因此周公被后世所尊崇。


周王朝实行的是分封制度,就是将周朝有功大臣还有重要的亲属分封为诸侯,由他们来把守一方,其中周公的儿子伯禽就被分封到了鲁国。


周公旦不仅仅在处理国家政务上非常地娴熟,在教训自己儿子伯禽也是非常地有智慧。周公的贤德事迹,达到了对儿子伯禽言传身教的效果,因此,伯禽在周公的感染之下,也成为非常贤明的国君。


伯禽被封到鲁国之时,非常年轻,周公担心他管理不好这么大的国家,就留下书信来告诫他,这就是《诫伯禽书》的由来。这封信是这样写的:


“有德行的君子是不会怠慢他的亲人,也不会让大臣们抱怨不能被任用。因此旧臣没有大的过错不能舍弃他们,也不能求全责备于某个人。
君子就算力气很大,也不需要跟牛争高下;就算能跑,也不需要跟马赛跑;就算智慧很高,也不需要跟士人比智慧。

德行很高又能够安守谦恭,就会受人尊重;土地广博丰裕又能够节俭,那么就会比较安全;地位很高但是又能谦卑自律,那么就会尊贵;人众兵多又能够保持敬畏心理,就不会失败;聪明睿智又能够质朴,就会获益良多;博闻强记但又能够认识到自己局限性,那么就会有很多有才能人亲近你。

希望你能够记住这些到鲁国去,不要因为鲁国的强大而对士人傲慢!”

这篇《诫伯禽书》最重要的核心思想就是谦卑,讲究一个作为君主要记住的事情就是谦恭有礼地对待自己的属下和士人。

周公这些话,其实有三个内涵:其一,就是自己切身的治国经验总结;其二,作为辅政大臣对自己属下诸侯的告诫的话;其三,就是作为父亲对自己儿子的要求。

周公自己之所以能够治理好国家,就跟他的谦恭的德行有关。周公经常在吃饭吃了一半的时候,就吐了下来,为了迎接客人,这就是典故“周公吐哺”的由来。

后世三国中的曹操仰慕周公的德行,就写了首诗:“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讲的就是这个典故。

而周公作为一个辅政大臣和父亲,深刻知道自己的儿子伯禽生长在富贵之家,唯恐他在鲁国之后会变得骄傲,怠慢了有才能的人,所以才提出这样的告诫。

而伯禽也正是遵从了周公的教诲,将鲁国建成了富裕而又文明的礼仪之邦。

  

                              2
                         富贵传承的困境

晚清名臣曾国藩有言:天下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天下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

这句话,意思就是有才能的人,往往都是因为傲慢而失败,而庸人则是因为懒惰而一事无成。

周公通过自身打天下,非常深刻地明白,人才的重要性。同时,也深刻明白如何掌握权位。而治理天下的核心,就在于谦恭的品德。
古往今来,但凡富贵之家,无不希望能够世代传承下去,帝王之家更是如此,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都是非常有限的。

金钱与权势没人不喜欢,不希望能够得到,但是辛苦得到之后,往往又无法守住。自古有言,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

如何能够让后代在自己创立的基业基础上传承下去,是无数富贵之家渴望的目标。但是他们的失败往往就在于,一个“傲”字。

因为“傲”,导致自大,难以认清自己,也容易轻视别人,就很难接受别人的意见,会疏远真正有贤能的人。

任何人仅仅靠自身能力难以维持财富与权势,靠的是有才能的人辅助,一起努力成功。但是如果因为傲慢而冷落了别人,那么自身的权势与财富,也会必然衰败。这是非常明显的道理。

所以,周公非常明了其中的困境,就告诫伯禽。即使自己很有智慧,也不要与士人争高下,显示自己的英明。这是没有必要的,而恰恰应该尊重有智慧的士人,让他们能够围绕在自己的周围。

并且很多士人即使某方面不如自己,也没有必要比较,这是一种求全责备,因为每个人都有长处与短处,多用别人长处就可以了。用求全责备的角度来审查别人,本质也是一种傲慢。

而傲慢就会失去人心,最终事业就会衰败下去。

从这篇家训来看,周公用非常简短的文字概括了自身的做事原则,也道出了治国的精髓思想,更是一篇父亲对儿子敦敦教诲。

这部家训虽然是三千多年前所作,但是如今读起来,仍然会浮现当初周公教会伯禽的形象,感叹他的智慧与德行。伯禽后来到了鲁国,将鲁国果然治理得非常淳朴和善,所以后世鲁国中才能够出现孔子这样的圣人。


附录:《诫伯禽书》原文:

君子不施其亲,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无求备于一人。
君子力如牛,不与牛争力;走如马,不与马争走;智如士,不与士争智。
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禄位尊盛而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而守以畏者,胜;聪明睿智而守以愚者,益;博文多记而守以浅者,广。去矣,其毋以鲁国骄士矣!

附注:版权隶属于正和家风, 抄袭必究。